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路游侠

www.youxia.or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帖]公车上,我被一个女人非礼了一把  

2006-07-27 15:36:38|  分类: 09 网络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气预报说有雨,让我早早的拿了雨伞,却被别人说了一天的傻,暴暴的太阳快要把人烤焦。
 
19:30分,正在无聊的压着马路,踱在回家的路上,忽的风云突变,大雨在顷刻间不约而至,我悠悠地撑开伞,看着街上一个个热 锅上的蚂蚁,心中有一种坏坏的喜悦。  

雨水毫不留情的泼下,在不停地埋怨建筑工人不认真的同时,我小心的躲避着人行道上坑坑洼洼的瓷砖溅起的污垢,我脚上可怜的老人头已经被打湿了,于是开始不停的张望路上来往的出租车,毕竟还有好远的路,可是居然没有空车,那些司机们估计比过年还高兴!  

过来了一辆公交,正好可以回家,却在犹豫着,我一向不喜欢坐公交的,抬眼一看,车里的位置都坐满了,走道还站了一排人。那个浓眉大眼的司机用他的粗嗓门吆喝着:“末班了奥,不坐没了奥。”我嘴里嘟哝着,也不看看都拉多少人了,还拉;身体却已经站到了车上。  

往后挤了挤,站到自认为比较舒适的地方,还宽敞一些,紧紧地拉住了吊环,瞟了瞟车外,哗哗的雨声越来越响,风也在肆虐着,只听见雨被它狠狠地甩到了车窗上,变成了一道道溪流。车厢里光线很暗,我的目光四处游移着,惊奇地发现有一对年纪很小的情侣在后排忘情的拥吻,他们的投入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青涩年代,也是那么的勇敢和冲动!  

向后看着,心中正揣着心事,忽然有一柔细的声音响起:可以帮我拣一下吗?我一回头,看到了一双眼睛,如深邃湖水,又带着那么一点点诱惑的味道,只是我想我已经过了被诱惑的年龄,苦笑了一声,低头一看,一亚白色的女士坤包躺在地上,我轻轻挥了一下臂膀,把它交还了失主,换来的是两排洁白牙齿的微笑。  

这时,公车在一个站台停下,又蜂拥地上了若干个人。车顶的灯发出淡淡的昏黄的光,让我可以较清楚的看到面前的这个女人除了眼睛和牙齿外的地方,这是个让人过目即忘的女子,个子不高,五官只能说端正,身材还好,内衣很紧,几乎要被撑开,腰比较细,一皮短裙,比膝盖高些,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道。这时我发现她也在打量着我,她眼光在我身上环绕着,于是我用眼神扎了她一下,她慌乱地甩过头,束在脑后的马尾跳跃着。  

车子忽然开动了,她没有抓吊环,身体不由得栽了过来,我想去扶她,却又怕扶错了地方,手还在身边徘徊,她的手已经与我的胸膛有了亲密的接触,只觉得手心有些凉,潮潮的。本能的反应才使她没有跌倒,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。”那女子呢喃着,我好象感觉到她的脸在烧。  

她把手撤了回去,只是她的位置已被人占去,无奈只好站在与我有一根筷子的距离的那端,我甚至可以听到她急急的呼吸声。我本想往后退一点,但后面只有脚,密密麻麻的。我无处躲闪,公交车里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地方,没有丝毫的隐私空间,每天的 高峰期都会人山人海,一个个象热恋中的情人般紧密,都狠不得可以融为一体,更不用说下雨天的末班车了。这也是我不喜欢公交的一个原因,算了,凑和着吧,如是想着。  

车子突地一个踉跄,所有的人都在享受地震的感觉,东倒西歪,后面的都蹦了起来,我正在庆幸自己抓的好紧时,那个女人已钻到了我怀里,两手紧紧地抓着我衬衣,马尾上的发梢在我脸上跳跃,我却没有那种秀发滑过脸颊的兴奋,只是有些失措。  

车子在一片骂声和牢骚声中又稳稳行驶了,那女人的手却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,偷偷地抬了一下头,眼神划过了一丝慌乱和灼热,我的心跳不由地有些欢快。她让我想起了那个我想抱却还没有抱的女人,一如她那娇小的模样,估计我的手臂一挥,轻松地就可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。  

隔着薄薄的丝质衬衣,甚至感觉到她的柔软和坚挺,温暖而弹性十足。曾多少次想过这样来感受我的傻瓜的青春温柔和动感活力,让她依偎在我怀里,发丝上是她独有的味道,似花香,又似檀香,说不出的感觉,却又让我回味一生。  

胡思乱想着,呼吸却渐渐粗了起来,有点喘气的滋味,灼热的气息轻轻地被我呼出,在刹那间好象在空气中凝固,弥漫开来,将我整个裹在其中,只觉得越发的燥热。  

这时那女人的指更是柔柔地似乎是不经意间在我的胸前滑动着,时而指尖轻轻点动,时而手心缓缓摩擦,时而手背急急拂过,我震撼了,只听见心中有根弦砰的一声猛然绷断!  
分居后几个月和上班的生活象是要在此刻暴发一样,突然发现我也是个有情有欲的热血青年而已,渴望,期待,一直被我压在心底,此刻再也抑制不住了,好象决堤的洪水,奔腾而下!   

我的身体有了很明显的反应!  

她马上就发现了我的秘密,反而更加地向**拢,两只手更是从我的臂下穿过,紧紧地环住了我的腰,用她的腿紧紧地贴住了我的下身,随着车子的晃动,有节奏的摩擦着。  

我的大脑急速的充血,在刹那间失去了一切意识,只是右手握的吊环有些发疼,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全身的血液高速流动,直比舒马赫的法拉利,我想此刻我一定是带着邪邪的笑容,任凭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她的举动。  

环着的手渐渐有些松了下来,我也逐渐明了起来,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四周,阴沉的天气,昏暗的车厢,沉沉欲睡的人,好象没有人发现什么,我的心安稳了一些。又想起心中的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子,确是爱着她的,曾无数次想象和她在一起的场景,疯狂的拥抱,接吻,抚摸,揉碎,缠绕,飘洒着汗水,舞乱着头发,愉快地互相爱着,醉着。  

那环着的手突的径直向下而去,我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,我竟没有力量去阻止她的行动,咽了咽嘴里的唾液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肌肉暴紧,身体暴热,我已经失控了!  

手机在这时适时的响起,我急忙推开她:“喂,你好!......”一友约我打牌,我慌张答应,正在通话时,公交车又到了一站,只见那个女人急匆匆的下了车,还幽幽地回了我一眸,很快的在雨中不见了踪影。  

我努力的考虑着马列主义和十六大的精髓,试图恢复正常的情绪,很快地,我也到了站,雨已经快要停了,细细的雨丝抚摸着我的肌肤,好凉爽,摸了摸自己的脸,好烫!   

今晚又要失眠了,寂寞难耐!买包烟去!  

当我去掏屁兜里的钱包时,好象三九天被暴雨灌了一样的凉,空了!   

NND,那个女人居然是个小偷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